武汉KTV白天几乎成夕阳红专场

  今年春节,政府鼓励人们就地过年。青山区市民许先生打算去红钢城的欢乐迪KTV包一间房,全家老少纵情K歌,却发现该店已关闭多年。他这才想起,自己已很久没去KTV了。

  而汉口台北路、武昌八一路等KTV集中的地方,如今也冷清不少。曾经风光无限的KTV行业,现状到底如何?近日,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探访了江城部分品牌连锁量贩式KTV,多数KTV老板表示,该行业发展到今天,受娱乐方式多元化、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已没有往日红火。现在,先考虑生存下去,今后再转型升级。

  “一笔2000元的单子,又泡汤了。”1月23日晚,欢乐空间KTV武昌水岸国际店负责人王亮苦笑着对极目新闻记者说。当天早上,曾经预订了该店最大包间的一位客人,打电话取消了原定于当晚举行的聚会活动。

  记者探访的几个KTV门店中,近期取消订单的情况并不鲜见。好乐迪武昌街道口店服务生说,最近一周,他们几乎每天都能接到退订包房的电话,“有时甚至同一批客人中有人先到,连包房空调都开了,但其他客人在电话里跟他商量后,还是取消了。”

  王亮介绍,武汉的KTV行业从2013年就开始走下坡路,成本高企,客流不足,“疫情的冲击,加速了这一进程。”娱乐行业是复工最晚的产业,江城各类KTV是去年6月中下旬以后才逐步复工的,复工后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阳光钱柜运营部主管周先生则苦笑道,“目前街道的防控政策要求,KTV同批客人最多不超过10人,包房同时启用不超过七成。但事实上,疫情之前我们包房同时启用都很难达到七成,这一行早没了往日辉煌。”

  福建人老韩(化名)在湖北从事KTV行业十多年,担任某连锁KTV品牌董事长助理多年,曾帮助该品牌成功进军武汉周边城市。对江城KTV江湖的恩怨起落,他十分清楚。

  “武汉KTV最辉煌的时刻应该是10年前,那时候欢乐空间、好乐迪、米乐星、公馆等KTV品牌层出不穷,钱柜等外地KTV品牌也来汉掘金。此外,满天星等品牌则占据汉阳等区域市场,企业之间争夺开店场地一度白热化。”老韩介绍,“KTV开店讲究在顶层开,这样会有独立电梯,不受商家和其他商户干扰。”但这样的优质物业很难寻觅,一旦碰到,KTV企业就会抢破头皮争夺。

  武昌水岸国际漫时区6号楼,就很符合这些条件。“当时,欢乐空间曾跟物业谈好月租50元一平方米,意向协议都签了,好乐迪却插了一脚,主动提出月租70元一平方米。物业宁可付违约金,也要跟欢乐空间解约,租给好乐迪。”老韩绘声绘色地讲述当时的情景。不过,好乐迪只做了两年就撤了,欢乐空间“收复阵地”,有趣的是,物业重新招租的信息还是好乐迪主动告诉欢乐空间的。

  江夏中央大街一KTV负责人郑超认可老韩的说法。“我们所在物业是多栋加裙楼的商住楼,我们用的是裙楼最高层,只有一半房间算是顶层,其他房间还是在住户下面,所以经常有居民投诉噪音,很麻烦。”

  曾几何时,周末约上三五好友去KTV嗨歌,是不少人偏爱的娱乐方式。现如今,娱乐方式多样化,KTV已风光不再。

  前不久的一个周末,记者连续两天到江城KTV探访。16日是周六,中午12时是下午场开始的时间,号称武汉最大的量贩式KTV——欢乐空间销品茂店里没有顾客。下午两点,汉口中山广场的尚公馆里也没有顾客。下午3时,公馆KTV中南店开了灯,同样没有顾客,服务生称晚七八点后会有人来。

  下午5点,记者在欢乐空间水岸国际店碰到刚刚唱完歌准备回家的一群顾客,基本都是老年人。70岁的迟先生说,他们几位老战友不定期相约到KTV里唱唱老歌,“今天是我请客,很便宜,一个包房不到100元,吃了午饭来唱两三个小时,茶水无限续。唱歌加聊天,战友们都很尽兴。”

  晚上7点多,记者再次回到公馆KTV中南店,走廊里只有稀疏的灯光。服务生称,该店有60多间包房,今年从没满过。不过该店值班负责人称,他们的消费人群主要是商务类,“过去是那些人来,现在还是那些人来,并没什么影响。”

  之后,记者来到八一路15号的阳光钱柜,3楼有部分包房传出K歌声音,但4楼和5楼的包房依然没人,3楼一间包房里是光谷的一群年轻人在给谢小姐庆祝生日。该店营运部主管周先生介绍,从前几年起,KTV下午场就基本上被中老年人群包场,“某某地方第几届知青聚会、某某学校第几届同学聚会等活动,撑起了KTV的白天时段。”周先生表示,中老年顾客除了唱歌,很少产生酒水等其他消费,对KTV收入贡献有限。至于晚上,以前是年轻人居多,现在还是如此,但人数已不能和过去相比了。

  汉口万松园路米乐星西园店负责人认为,一方面,AI游戏厅、桌游、密室逃脱等消遣方式的兴起,分流了年轻消费群体;另一方面,过去曾出现的KTV侵犯音乐版权、不准自带酒水等霸王条款,也影响了消费者的选择。该负责人介绍,2014年,武汉曾出现一KTV涉音乐版权侵权被法院判决赔偿18万元,“现阶段KTV更没能力去引进新歌新曲,曲库更新很慢,如当前火爆流行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都是网络流行了很长时间,KTV才引进。”

  不过,KTV仍在努力留住年轻人。记者从部分团购APP上看到,武汉几家KTV推出团购,均价都不到百元,甚至还有4.9元唱一小时的券。近日,市民王女士在朋友圈晒出她儿子在一家KTV庆祝生日时,店家服务生扮成时尚宠萌送花和蛋糕的视频,她感慨说:“这是以前没有的节目。”

  今年,武汉提倡就地过年。在保证客人不出现大规模聚集的前提下,KTV企业纷纷出台优惠政策,让留汉过年者感受欢乐氛围。有的店推出的全家福套餐,100元可让一家人嗨半天。

  部分KTV负责人介绍,春节期间,他们打算让顾客较少的门店员工驰援相对火爆的门店。同时,部分品牌还打算适时改造一些包房,推出、时尚等主题,把唱歌爱好者从手机上“拉”回来。

  业内人士分析,传统实体KTV要认识到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唱歌场所,更是一个社交平台。如果经过场景改造,满足用户社交需求,KTV未来仍会有不错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