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煙槍變身志願者講述控煙“北京經驗”

  5月25日,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2020“世界無煙日獎”獲獎名單,宣布北京市控制吸煙協會獲得了西太平洋地區“世界無煙日獎”,這是世衛組織授予中國的第一個控煙社會組織工作成就獎,也是國內首個獲得“世界無煙日獎”的控煙社會組織。北京市控煙協會“控煙一張圖”的創新模式和志願者參與的社會自治模式,被世界衛生組織推廣到全球許多國家和城市。

  《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已經施行整五年,自當年起,北京市控煙協會在全市范圍內招募控煙志願者,迄今為止已經有一萬多位市民參與。志願者隊伍在控煙工作中發揮了怎樣的力量?五年過去了,北京的控煙成效如何?還存在哪些難點和問題?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了北京市控煙志願者李華以及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請他們講述北京的控煙經驗。

  從18歲開始,李華就染上了煙癮,一吸就是20年。這個不折不扣的“老煙槍”煙不離手,曾經為了過一口煙癮,與同事在凌晨兩點出門找煙。12年前,身體發出警報,讓李華徹底告別煙草。2015年,看到北京市控煙協會在報紙上招聘控煙志願者,他義無反顧地加入,如今正擔任朝陽區控煙志願者分隊的隊長。有過吸煙史,如今告別了香煙,對於吸煙的和不吸煙的人,他都很理解,所以,在控煙志願者李華的“控煙寶典”裡,有著他最獨到的經驗。

  “一開始大家都不認為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他們沒有意識到煙霧會傷害到其他人。”在《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剛剛頒布施行的頭兩年,老百姓的控煙意識還沒有建立起來,志願者們做工作沒少碰壁。不被理解、遭遇謾罵是常事,更有甚者還會出手推搡、毆打志願者。

  2015年,剛剛“上任”的李華就遭遇過一名男士的毆打。在一棟不允許抽煙的寫字樓內,這名30多歲的男子正在樓道裡噴雲吐霧,負責巡查的李華發現后便上前勸阻,可對方非但不聽勸,還惡語相向,甚至演變為推搡和毆打。后來李華報了警,但警方查實后發現,此人用的假身份信息,最終連人都找不到了。

  “從那以后,我就要求隊員一定要做好自我保護。首先,不要單獨出現,最好是三四個人,可大大降低風險。其次,在勸說的時候注意用詞,不要激怒對方,要好言相勸。如果對方不聽,就上報給衛生監督所或者物業部門,避免與對方發生沖突。最后,如果對方可能有侵害性的舉動,及時報警。”幸運的是,這是李華擔任控煙志願者以來,遭遇的唯一一次“暴力事件”。

  控煙宣傳、巡樓、勸阻吸煙者、處理投訴舉報、幫助單位整改……控煙志願者的工作看似簡單,但背后的門道可不少,很多都是在日常的碰壁中慢慢積累起來的。

  單說這勸阻吸煙者,也得講究技巧,尤其是條例剛開始施行的時候。放低姿態,是李華常用的一個勸說招數。“假設我在餐館裡用餐,可鄰桌的人正在抽煙。我要是直接說‘您別抽煙了,對大家影響不好’,這樣對方可能不太會接受,咱換種方式表達,‘我肺不好,麻煩您不要在禁煙場所吸煙。’我們可以把自己放低一點,以弱者的姿態去勸阻違法吸煙者,對方可能更好接受,效果也可能更好。”

  在一些公共場所,李華還會發動身邊的人,利用年齡差去勸阻那些在禁煙場所違法吸煙的人士,讓對方更好地接受和配合。“比如有個年輕小伙子正在吸煙,我就會請一些年齡大的老人上前勸說,這樣就像長輩教導孩子一樣,被反抗的風險就會降低。或者是找個比他年齡更小的小朋友,畢竟沒人會對小朋友動粗。李華發現,孩子是個非常有力的控煙力量,於是,朝陽區便有了20多個“控煙家庭”,父母、爺爺奶奶帶著孩子一起利用節假日參與控煙行動。

  隨著人們控煙意識越來越強烈,志願者們收到不少樓宇的邀請,開展控煙宣傳、“刷樓”巡查吸煙者、開展綠植換香煙或糖果換香煙活動,控煙工作進了樓。不過,其中也暴露出一些短板,比如接到投訴之后,志願者無法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處理。對此,李華又想出了新的招數,就是“打入內部”,建立樓宇內控煙群,發現有人違法吸煙可以立刻在群裡舉報,物業第一時間上前勸阻。

  “把大家都調動起來,人人都是志願者,這是我們的口號。”如今,望京SOHO等4個寫字樓都已經建立了控煙群,降低了投訴率,也提高了處理的效率。這種形式還在推廣,李華的目標是,今年爭取能達到10到20家。不過,每個樓宇的控煙形勢不同,經濟基礎也不一樣,需要志願者們根據不同樓宇的特點去有針對性地為大廈的物業部門提出建議。“比如說有的大廈在樓道內抽煙的人多,我們就建議大廈安裝符合消防要求的單向門,隻出不進。煙民在20層抽完煙要想回到辦公室,隻能從1樓重新上樓,增加他的抽煙成本,三裡屯SOHO就已經安裝了部分單向門。”

  說到目前控煙的難點,最讓李華頭疼的,還是一些黨政機關進不去門的問題,這就意味著,“控煙一張圖”上的微信舉報投訴無法得到有效處理。

  去年國務院出台的《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中,就提出鼓勵領導干部、醫務人員和教師發揮控煙引領作用,要求把各級黨政機關建設成無煙機關。在李華看來,他查不如自查,他律不如自律,黨政機關要率先做好這一點,黨員干部帶頭控煙,才能做好模范帶頭作用。“自己都不帶頭控煙,有什麼底氣去要求老百姓控煙呢?”

  另一個讓李華頭疼的就是來自居民樓內的投訴。一方面是取証難,另一方面,還會遭遇不配合。“我就在這抽了,你能怎麼著吧?”“抽煙不是死罪,我礙著誰了?”有的甚至打開家門站在家門口,對著樓道吞雲吐霧,這讓志願者很難界定他是在私人空間還是在公共樓道抽煙。每每遇到這種人,總讓李華覺得又氣憤又無奈。還有個老大難問題就是賓館、酒吧和中心,這些都是投訴的重災區。

  作為一個曾經的煙民,李華深刻地懂得煙民的體會。“控煙不是禁煙,堵不如疏,要為煙民找出口,要在合規合法的范圍內,給他們機會。”

  雖然仍有難處,但對於北京的控煙效果,李華切身感受到了5年前后的變化。“在飯店要是有人抽煙,現在去勸阻的話很多人會很配合。過去我們巡樓,抽煙的人還會不解地看著你,甚至抗拒志願者。現在他們一聽見我們的腳步聲,掐了煙頭就跑。”

  這讓李華感到很欣慰。“看著好像沒做什麼,但有些東西是潛移默化的。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這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2年前,因為吸煙,李華出現呼吸不暢的症狀,肺癌篩查指標異常,身體的警報讓李華頓悟,徹底告別了煙草,如今,他在控煙志願者的路上越走越遠。“吸煙不僅傷害自己,還傷害周圍的人,尤其是對孕婦、兒童。控煙是利人利己的好事。抽煙是您的自由,但是您不能自由地吸煙。您的自由不能建立在傷害別人的基礎上。為了您自己,也為了您的家人和他人,戒煙吧!”

  北青報:從2015年《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實施以來,北京市控煙協會向全社會公開招募控煙志願者,您認為控煙志願者在全北京市開展控煙行動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張建樞:在控煙過程中,光靠衛生監督執法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這就需要志願者一起去群防群治,總的來說,這些志願者在北京控煙的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包括幫助參與各類控煙宣傳﹔勸阻吸煙等不文明行為﹔處理市民的微信控煙投訴,告知被投訴單位,幫助單位進行整改﹔受邀入駐不同單位參與控煙﹔下沉街道的10類場所暗訪控煙情況,助力形成街道控煙指數等等。通過這種群防群治,去逐步形成社會共治的局面。

  張建樞:我們通過成立控煙志願者總隊,定期組織專業培訓指導,每年開展志願工作表彰年會等豐富多彩的活動,不斷加強志願者隊伍建設,現已形成包含16個分隊,已在企業號注冊志願者達到13886人,服務工時每年超過180萬小時,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並多次獲得市政府表彰。控煙志願者執行任務時著統一的藍色馬甲,在眾多市民眼中,“每周三、來控煙”的志願者隊伍現已成為北京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從年齡上來看,雖然注冊志願者有年齡限制,但我們也非常歡迎各年齡段的人加入其中。最小的志願者有五六歲的小朋友,最大的還有70多歲。學生參與控煙宣傳的熱情很高,很多大學生、中學生都利用假期來主動參加我們的培訓,一起參與控煙宣傳。

  張建樞:這是受到一些單位的邀請,我們的志願者入駐單位參與控煙。比如在工人體育場,這裡是國安足球隊的主場,曾經球迷吸煙的問題很嚴重。被曝光之后,工體就邀請我們的控煙志願者入駐,幫助做控煙宣傳、巡邏,使工體的控煙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以前很多球迷不聽勸阻,現在都成習慣了,在入場的時候他們就會被告知不要吸煙。原來中場休息的時候在出入口附近抽煙的人很多,在燈光的照射下,出入口就像煙囪一樣,現在已經明顯改觀了。偶爾發現有人抽煙,志願者馬上會上前勸阻。

  還有一些寫字樓、大廈、商場,也會向我們的志願者主動發出邀請。這些場所的管理者都有意願開展無煙大廈建設,但他們沒有執法權,人手也不夠,希望借助我們控煙志願者的力量。比如銀河SOHO也向我們拋來橄欖枝,志願者們定期入駐,幫助他們分發宣傳材料、巡邏,營造無煙環境。

  張建樞:上面提到,很多單位主動邀請志願者入駐幫助控煙,志願者隊伍越來越龐大,這些現象也反映出社會對於控煙的呼聲越來越高。煙民們的意識也越來越強了,以前他們沒有建立起控煙的自覺性,有人去勸阻的時候甚至會發生沖突,現在堅持了幾年,無煙的理念深入人心,隻要有人勸阻,吸煙的人馬上就給滅了。有的人說,北京控煙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跟5年前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我自己來說這個感受挺明顯的,比如餐廳煙霧繚繞的現象已經很少了。

  張建樞:在2016年,北京就推出了“控煙一張圖”,市民可隨時隨地通過手機拍照、錄像等功能對違法吸煙行為進行線上投訴和舉報。但與“控煙一張圖”微信投訴舉報量相比,現在控煙志願者的人數還不足。去年控煙投訴量我們隻能處理其中的40%左右。隨著人們的控煙意識越來越強,投訴率逐漸加大,參與控煙宣傳的人很多,但是經過培訓的、能夠有效處理投訴的志願者的數量還是太少,主要都是骨干力量在做。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進不去門,特別是一些黨政機關。有的會配合,但有的始終進不去。有的機關門衛不放志願者進去,說要請示領導,等請示完了,志願者進去了,現場都收拾好了,被投訴的問題也就處理不了了。

  張建樞: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每一個季度公布一次街道控煙指數,目前已經在東城、西城、朝陽、海澱、石景山、豐台、通州區這七個區開展起來。志願者進入街道進行暗訪,涉及教育機構、衛生機構、大餐館、小餐館、寫字樓、商店、網吧、地鐵站台及樞紐站、煙店等公共場所。結合暗訪結果、市民投訴數據等指標,利用數學模型來科學計算控煙指數,對各街道進行排名,作為街道精細化管理的參考依據。

  張建樞:通過這種排名的方式,激勵各街道去提升精細化水平。比如朝陽區就已經將街道控煙指數納入到各街道的績效考核評級中。過去他們覺得這個指數跟自己關系不大,但現在結合“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街道的執法意圖和積極性越來越強,把控煙執法也下沉到了街道。街道也越來越在意,意識到了控煙的重要性,很多街道都來找我們,咨詢我們要如何更好地改進工作。

  街道控煙指數是我們下一步工作計劃的重點,我們將進一步擴大覆蓋范圍,最終實現全市城鄉全覆蓋。我們會繼續在每個街道把志願者都發展起來,配合街道開展控煙行動。目前,控煙志願者隊伍已經建立到區級,今后我們要把街道這個層級的志願者隊伍也建立起來,與街道綜合執法隊伍相配合,通過網格化的方式,推動控煙行動的精准化、現代化。

  張建樞:控煙是關乎大眾健康的事情,隻有人人都來參與,人人都是監督員,處處都有攝像頭,才能達到群防群治、社會共治的效果。我希望大家都參與到控煙工作中,希望有越來越多的人來當控煙志願者。

  對於普通市民,看到有人吸煙,不要認為與自己無關就一走了之,要敢於對吸煙者說“不”,這是維護自己的健康權益。這些年,我們問過一些煙民,當有一個人出來勸說的時候他心裡就會打鼓,當有兩三個人來指責,他就會立刻掐掉煙頭。所以,建議大家主動勸阻,身邊的其他人也可以隨聲附和,讓控煙力量越來越強大。

  北青報:世界衛生組織給北京市控煙協會頒發了“世界無煙日獎”,這個獎項對你們來說有什麼意義?這將如何激勵你們開展下一步的工作?

  張建樞:這個獎項是世界衛生組織對北京發動志願者參與控煙以及運用微信推廣“控煙一張圖”等工作模式的肯定。我覺得這也是整個北京市民的成績,也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可了北京市的控煙效果,是對北京建設無煙環境的肯定。我很感謝北京市民的支持,以及北京市政府尤其是北京市衛健委對我們工作的大力支持。

  這個獎勵對我們北京市控煙協會來說也是莫大的鼓舞,讓我感到信心滿滿。健康北京必定是無煙北京,健康中國也必定是無煙中國,我們也會跟上步伐,吸取其他發達國家和城市的經驗。能得到這個獎勵,也是全體控煙志願者共同努力的結果,感謝所有的志願者。我們也會繼續努力,將這項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做好,助力建設無煙北京、健康北京。